临翔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字芝会与周明红健康权纠纷案

2015-03-26 14:45:26 来源: 技术中心

 

字芝会与周明红健康权纠纷案
倪李
 
[案情]
原告字芝会,女,1971年7月12日生,身份证号码533521197107120983,汉族,临沧市临翔区人,农民,住临沧市临翔区忙畔街道青华社区上寨组34号。
指定监护人许宗成(系原告丈夫),1955年10月28日生,身份证号码533521195510282713,德昂族,临沧市临翔区人,农民,住址同上。
委托代理人兰宗文,男,1965年4月14日生,身份证号码533521196504142719,汉族,临沧市临翔区人,农民,住临沧市临翔区邦东乡和平村委会李家组37号。代理权限: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周明红,男,1972年7月5日生,身份证号码533521197207052199,傣族,临沧市临翔区人,农民,住临沧市临翔区忙畔街道青华社区大寨组46号。
委托代理人周子熙,云南临疆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字芝会之女与被告周明红之女系青华小学同学,被告周明红家中钱丢失一事疑是原告字芝会之女所为,后原告字芝会之女被他人辱为小偷。为此,原告字芝会于2011年10月9日到被告周明红家开的小卖部旁与被告周明红理论,双方发生口角,被告周明红翻出围墙用手捏着原告字芝会的脖子,将其按倒在地,后被她人劝开。同月10日,原告字芝会到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左侧第6后肋骨骨折,少量骨痂生长(系旧伤)。在治疗过程中,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现原告字芝会精神错乱,与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协调,同月20日原告字芝会转至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经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诊断,原告字芝会系急性精神分裂样精神病性障碍,2011年11月15日好转出院。后原告字芝会病情复发,于2011年11月26日再次到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于2011年12月13日好转出院。2012年6月7日,原告字芝会病情再次复发,又到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治疗至7月10日。原告字芝会在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开支住院医疗费2830.89元,在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治疗扣除已报销部分,原告字芝会支付1728元的医疗费,原告字芝会到医院门诊、药房购药共开支医疗费2837.76元。案发后,原告字芝会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开支鉴定费600元。2012年9月20日,本院根据许宗成申请,以(2012)临民特字第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宣告本案原告字芝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指定许宗成为字芝会的监护人。
[审判]
临沧市临翔区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应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一、关于原告字芝会在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费用的承担问题。原告字芝会到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天,应支持医疗费2830.89元,误工费550元(11天×50元/天)、护理费550元(11天×5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550元(11天×50元/天),以上四项共计4480.89元。由于原告到被告处理论发生口角才导致本案发生,原告有一定责任,由原告字芝会承担10%的责任,被告周明红承担90%的责任,即周明红承担4032.80元。二、关于原告字芝会在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三次的费用的承担问题。原告字芝会在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三次共77天,此外,在家中治疗。应支持住院伙食补助费3850元(77天×50元/天),医疗费4565.76元,误工费13150元(263天×50元/天);对于护理费,由于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是封闭式管理,原告字芝会在精神病院期间的护理已由医院负担,但原告字芝会好转出院之后仍需专人护理,故原告字芝会从2011年10月21日至2012年7月10日共计263天,扣除住院77天,其需护理天数为186天每天按50元计为9300元,以上共计30865.76元。原告字芝会所主张的营养费因无医疗机构意见,不予保护。原告字芝会主张的交通费没有提交交通费的正式凭证,不予保护。原告字芝会在临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所交的生活费,因保护其住院伙食补助费,该费用不予保护。经本院释明,原告字芝会对其患精神病是否是被告周明红行为造成不进行鉴定,但原告字芝会在本案发生之前无精神病,其家庭也无精神病史,其精神病是在本案发生后治疗过程中发现,原告患精神病与本案有关联,也与原告字芝会个体因素有关,所以原、被告应各承担50%的责任,即由被告周明红承担15432.88元。
三、关于原告字芝会主张的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的承担问题。该案发生后,原告字芝会患了精神疾病,从其住院情况看,此病多次复发,治疗好转,未治愈。给原告及其家庭带来了较大的精神伤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的六个条件,本院确定由被告周明红赔偿原告字芝会精神抚慰金30000元,鉴定费6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二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周明红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字芝会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共计人民币50065.68元。
宣判后,被告周明红不服判决,上诉于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的处理主要涉及原告字芝会患上精神疾病是否与被告周明红的行为有关,从而判断原告字芝会主张的精神抚慰金是否合理以及本案的责任如何划分、各项费用如何承担。
一、原告字芝会患上精神疾病是否是被告周明红殴打所致。
精神病是由于人体内外各种有害因素引起的大脑功能紊乱,导致认识、情感、行为和意志等精神活动不同程度障碍的疾病的总称。致病因素有多方面:先天遗传、个性特征及体质因素、器质因素、社会环境因素等。本案中,原告字芝会在本案发生之前无精神病,其家族也无精神病史,其精神病是在本案发生后治疗过程中发现。因原告字芝会对其患精神病是否是被告周明红行为造成不进行鉴定,本院对原告发生精神疾病的具体原因无法明了,在排除原告具有先天遗传因素,且被告周明红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字芝会患精神疾病与其行为没有关系的情况下,本院认为原告字芝会患精神病与被告周明红的行为导致其受刺激有关联,同时也与原告字芝会的个性特征及体质因素有关。
二、原告字芝会主张的精神抚慰金是否合理以及本案的责任如何划分、各项费用如何承担。
本案发生后,原告字芝会患上精神疾病,多次复发,多次治疗,治疗好转,未治愈,给原告及其家庭带来了较大的精神伤害。原告字芝会患精神病与被告周明红的行为有关联,故本院确定由被告周明红赔偿原告字芝会精神抚慰金30000元是合理的。对于原告字芝会在此事故发生后的各项费用的承担问题,本案的引发系原告字芝会到被告周明红处理论发生口角进而导致被打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因本案原告对此事件的引发有一定责任,应当减轻被告周明红的责任,故对原告字芝会治疗其被打伤期间所产生的费用由原告字芝会自行承担10%的责任。对于原告字芝会治疗精神疾病期间产生的各项费用,在本院向其释明但其不申请对其患精神病是否是被告周明红行为造成进行鉴定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原告字芝会患精神病与被被告周明红殴打有关联,也与其个体因素有关,故对该部分费用由原告字芝会及被告周明红各承担50%的责任亦是合理的。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