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翔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罗某某、李某某、李春某与被告中国大地财保临沧中心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

2017-03-09 16:45:22 来源: 本站

机动车虽购买了保险,但不是在每条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都能获得理赔。一般来说,保险合同上都会有关于投保车辆的限制行驶区域的条款和免赔条款,违反保险单约定的行驶区域,保险公司拒赔受保护。

案情:

201238日,被保险人李某向被告大地保险公司为云K08196号蓬式运输车购买了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A),保险金额为137700元;第三者责任保险(B),保险金额为300000元;驾驶员车上人员责任险(D3),保险金额为20000元;乘客车上人员责任险(D4),保险金额为20000/座,保2座;以及以上所有险种的不计免赔特约险(M)。保险期间自2012313日起至2013312日止。

20121224日,被保险人李某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入境通行证,有效期为1年,并于2013122日办理了云K08196号车的出境手续,同月23日早晨,云K08196号货车在缅甸国勐冒县新地方至绍帕区K3100米处撞击柏油路挡墙,造成车头严重受损、驾驶员(被保险人)李某被困于驾驶室并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李某的前妻袁某某向大地保险公司报案,因事故发生在境外,大地保险公司没有对现场进行勘察,也没有理赔。原告李某某母亲袁某某将云K08196号货车以12000元的价格卖给缅甸国勐冒县专门从事废铁收购的四川籍女子温某某。

另查明,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李某与妻子袁某某已离婚,有一子李某某,父亲李国某,于2013112日因病死亡,母亲罗某某,妹妹李春某、李淑某。

审判:

临翔区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认为: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财产保险的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和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本案中,保险人即大地保险公司虽在机动车辆保险单上用红色字体提示,详细阅读承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但该提示并没有对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商业保险条款第二条作明确提示,对该条款被告大地保险公司也没有向法庭提交已明确向投保人说明的证据材料,所以应认定为保险公司对投保人李某未作提示和明确说明,《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和《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二条对投保人李某不产生效力。大地保险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履行赔偿义务,所以原告的诉讼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大地保险公司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大地保险公司应按合同的约定承担保险责任,被保险人李某投保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A),保险金额137700元,并投保不计免赔特约险(M),扣减车辆残值12000元,大地保险公司应赔偿给原告罗某某、李春某、李某某125700元;被保险人李某投保驾驶车上人员责任险(D3),并投保不计免赔特约险(M),保险金额20000元,以上两项大地保险公司共计应赔偿原告罗某某、李春某、李某某145700元。本案被保险人李某死亡后,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李某的遗产由大地保险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给本案原告的义务。每个原告应继承的份额原告已明确表示由其自行协商,本案中不需要明确每个原告所得的具体数额,继承人李淑某已明确自己应得的份额归原告李某某,系其真实意思表示,故本案对各有关二份额不进行确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七条、第十七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沧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赔偿给原告罗某某、李春某、李某某保险金145700元。

宣判后,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沧中心支公司不服临翔区人民法院(2014)临民初字第552号民事判决书,向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的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保险作为运用最广泛的风险转移手段,其存在并发展的主要原因在于有大量相同风险、风险共同体及风险承受者的存在,这些因素又共同决定了不同保险险种及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范围。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的关键在于投保人在境外驾驶机动车并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是否属于涉案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范围。根据签订的《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和《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二条总则第二条的约定:“本保险合同中的机动车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行使,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使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含挂车)、履带式车辆和其他运载工具”。该约定属于保险范围限定条款,即在中国境内(除港、澳、台外)行使的机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而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是指保险人在保险合同中约定对属于保险范围内发生的保险事故免除自身承担赔偿责任的条款。保险范围与免责条款不属于同一法律概念,本案《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和《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二条总则第二条规定不属于免责条款,大地保险临沧支公司无需对此承担明确提示义务。本案中,投保人李某驾驶的机动车辆系在缅甸国境内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无法前往勘查事故现场,已超出了驾驶员车上人员险及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项下范围,故上诉人不应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被上诉人关于该保险合同条款属于投保车辆承保条件的要求及系免责条款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1.撤销临翔区人民法院(2014)临民初字第552号民事判决;2.驳回罗某某、李春某、李某某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是一起交通事故而引发的案件,本案审理的重点是对保险范围与免责条款的界定问题。

保险范围与免责条款不属于同一法律概念。保险合同中的机动车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行驶,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使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含挂车)、履带式车辆和其他运载工具”。该约定属于保险范围限定条款,即在中国境内(除港、澳、台外)行驶的机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

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是指保险人在保险合同中约定对属于保险范围内发生的保险事故免除自身承担赔偿责任的条款。

具体到案件,本案中大地保险临沧支公司是否应承担责任的关键在于投保人在境外驾驶机动车并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是否属于涉案保险合同约定的赔偿范围。因本案涉及的《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条款》和《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二条总则第二条规定不属于免责条款,故大地保险临沧支公司无需对此承担明确提示义务。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