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翔区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郑某某等三人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

2017-03-09 16:52:25 来源: 本站

【案情】

公诉机关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某某,男,198388生,大学专科文化,无业,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田面村29504室。

辩护人杨小泉,云南天外天(临沧)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廷晨,云南通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某某,男,198394生,初中文化,农民,住湖南省桃江县桃花江镇罗家潭村丰田组42号。

辩护人孙永竹,云南山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莫莲,云南山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楚某某,男,19901211生,初中文化,农民,住临沧市永德县勐板乡梨树村菖蒲场一组。

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郑某某、吴某某、楚某某犯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向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310月初,广东省开平市人周某某(另案处理)租用境外服务器自建一网站,并向该网站上传了其搜寻到的淫秽视频和图片。之后,周某某编写登录链接程序和设置密码,批量制作了3D环球精灵电视棒及密码卡,在互联网进行售卖。201312月至20159月间,被告人郑某某从周某某处批量购得电视棒及密码卡后,与被告人吴某某、楚某某逐级形成上下家关系,在网络贩卖电视棒及密码卡进行牟利。案发后,公安机关通过对查获的电视棒及密码卡进行检查和鉴定,运用查获的电视棒及密码卡可以登录周某某所建网站,该网站内共有3130部(个)淫秽视频和2400张淫秽图片。

【审判】

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郑某某、吴某某、楚某某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贩卖内含登录淫秽网站链接的电视棒及密码卡,三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认为三被告人的行为属“情节特别严重”的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1、被告人郑某某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2被告人吴某某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3、被告人楚某某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郑某某、吴某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作出维持原判的裁定,现判决已生效。

【评析】

该案中贩卖可登录淫秽网站的电视棒及密码卡是“网络贩黄”的新形式,是审判实践中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新情况。该案突出体现二个新颖问题:

一、以牟利为目的,贩卖可以登录淫秽网站的电视棒及密码卡的行为是否构成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

准确界定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毫无疑问首先得准确界定什么是淫秽物品!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并具有诲淫性,是判断淫秽物品的法定标准。该标准不以淫秽物品的载体形式如何而有所区别,无论载体形式是实物化的,还是电子化的,只要符合该法定标准,就属于淫秽物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未直接采用淫秽物品的提法,而是为了更符合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实施的淫秽物品犯罪的特征,采用了淫秽电子信息的提法。

那么,指向淫秽电子信息的链接是否应当按淫秽物品处理?应当说指向淫秽电子信息的链接本身不是淫秽物品,其只是一种指向淫秽物品的介质。链接也称超链接,是指从一个网页指向另一个目标的连接关系,所指向的目标可以是另一个网页,也可以是相同网页上的不同位置,还可以是图片、电子邮件地址、文件。指向淫秽电子信息的链接通过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直接指向淫秽电子信息,任何人只要点击有关链接,就可以浏览、下载相应的淫秽电子信息,因此,提供淫秽电子信息的链接与提供淫秽电子信息没有本质的不同。

本案中三被告人所贩卖的电视棒及密码卡,其内含可登录淫秽网站的链接,故应按照淫秽物品处理。三被告人贩卖电视棒及密码卡的行为,其牟利目的明确,虽然该种形式的贩卖较以往淫秽物品的贩卖方式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新颖性,但完全符合我国刑法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客观方面的规定。所以,本案一、二审认定三被告人利用互联网贩卖含指向淫秽视频的链接的电视棒及密码卡的行为构成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是适当的。 

二、能否以所登录的网站中的淫秽视频数量来认定本案三被告人属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中的“情节特别严重”?

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情节严重情况决定了量刑的档次,是否认定“情节特别严重”,直接关系到三被告人如何量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解释》的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影、表演、动画等视频文件二十个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而数量或者数额达标准五倍以上的,即一百个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达到规定标准二十五倍以上的,即五百个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有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中三被告人所贩卖的电视棒及密码卡,可以登录周某某所建网站,该网站内共有3130部(个)淫秽视频和2400张淫秽图片,淫秽视频数量超过五百个,故应认定三被告人的行为为“情节特别严重”。如果对意见进行仔细推敲,我们不难发现,此意见存在一个最大的逻辑漏洞,即卖一万个电视棒与卖一个电视棒都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根本无法做到罪责刑相统一!

淫秽电子信息犯罪不同于传统的以实物为载体的淫秽物品犯罪,其具有包含淫秽信息量大、对象人群不特定等特点,其行为方式和造成的社会危害都更为严重。但考虑到淫秽电子信息更易复制,淫秽电子信息的犯罪涉及数量一般都很大,如果按照传统的数量和情节标准把握,则会出现打击过重、罪责刑不相适应的情况,所以淫秽电子信息犯罪在数量和情节严重程度的把握上相比传统淫秽物品犯罪应从宽处理。

因此,本案涉及利用互联网贩卖指向淫秽视频的链接的电视棒,不宜适用原有关淫秽物品犯罪的标准追究刑事责任。由于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释对这种情况还未作出明确的规定,鉴于此,本案一、二审审理后认为,三被告人所贩卖的电视棒及密码卡虽属淫秽物品,但因电视棒内并非直接存储淫秽视频,故不以电视棒及密码卡所链接的网站内的淫秽视频的数量来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本案中出现以“电视棒”作为介质进行买卖牟利,可以说是科技发展的新产物在法律层面带来的新问题,建议相关部门进一步完善相关司法解释

(刑一庭陈伟华撰写)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